【人文與知識】 【背行山林】【正視登山協作員之困境】

【背行山林】【正視登山協作員之困境】

【背行山林】【正視登山協作員之困境】

 
【 淡 淡 編 按 】
 
因為一位登山協作員藍教官日前猝死山上,引發了大家對於登山協作員現狀的關注,雖然要用到生命的代價才能換得大家的注意與關心,是很辛酸的事情,但淡淡希望這個議題的討論,可以延續更長的時間,讓更多人注意到、看到、引起討論,甚至可以採取某些行動來正視與改善這個問題!
 
因為有這些登山協作員夥伴們辛苦的協助我們在山上的一切,大家才能有快樂的登山回憶、順利的登山行程,甚至美麗的照片,以及漂亮的電視節目等等。因此,當你有機會和這些大哥們一起上山的時候,請多多體諒他們的辛勞,並給大哥們實質的鼓勵!
 
以下資訊,分別來自:
一、王士豪醫師的報紙投書
二、國立中正大學傳播學系104級畢業製作記錄片:《背行山林:原住民高山協作員的沈重步伐》
三、River Chang 的臉書照片圖文:【30KG..........的背後】
四、UDN 《藝想世界》《背行山林》看見守護山友的高山協作員 預告片
 
 
 
 
== 原文開始 ==
 
【 第 一 篇 】
 
正視登山協作員之困境
 
王士豪
(原文刊載於2015/10/07自由時報: http://goo.gl/CCKCYs
 
一桶瓦斯33公斤、2桶加上肩架私人裝備,重量逼近70公斤
這裏是台灣最大、最奢華的玉山主峰中繼站:排雲山莊。
圖片出處:黃正安臉書 https://goo.gl/QQKxMO
文字出處:Tumaz托馬斯 臉書粉絲頁  https://goo.gl/S3sJ5b
 
 
近日,某原住民登山嚮導,在擔任登山協作員(舊稱挑夫或揹工)時,不幸猝死於山徑。我們除了哀悼,還能做些什麼?
 
哈佛大學健康政策學程博士侯選人Emily A Largent,於2014年八月在《英國醫學期刊》發表一篇《在攀登聖母峰時,僱用雪巴人是合乎道德的嗎?》的論文,她直言,在1922年到2013年之間,雪巴人在聖母峰攀登季中的死亡率約為0.8%。文中引述一位登山客的話:「我對於登山的熱情,創造了一個促進他人死亡的產業!」
 
雪巴人,討生活,卻換來死亡風險的增加,這是不當的風險與酬勞比例。多賺錢的代價是不成比例之更多勞務,這是不當利誘。雪巴人因為經濟能力,被登山客利用來獲取不成比例的巨大利益,這是剝削。高風險的登山協作任務,可以要求更好的酬勞與保險,但卻常常會因為,被誤認已經抵銷了部分風險,反而讓實際能保護生命的安全措施被偷斤減兩。
 
台灣登山協作員的處境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筆者曾在2012年主持探討台灣登山協作員之相關計畫,發現登山協作員有76%為原住民,薪資公定價為一天四千元,每日行走距離大約是八公里,為客人負重30公斤(不包含登山協作員自己的裝備重量),而最後實際拿到大約是每天3,000元到3,500元。
 
他們沒有勞健保、勞退制度、工會、獎金、年終或特休,只有部分團隊有提供意外險。相較於一般行業受政府與勞基法的規範、保障與監督,登山協作員的勞動福利與勞動安全制度明顯缺乏。
 
另一方面,登山協作員完全是看天吃飯,遇到颱風、雪季封山時,沒有登山客、就沒有收入。
 
因此,登山協作員,在可以上山的日子裡,一定會拼命工作,不願休息。換來的是,平均約只有五年的工作壽命,操到背不動之後,還留下一身病痛。
 
登山客,可以很廉價的,把自己在登山負重的過程中,可能會發生的肌肉骨骼傷害、高山病、外傷、過勞、突發性心肺疾病、甚至是猝死的風險,轉嫁給登山協作員。在日前發生的事件裡,當天有一位山友,遇到那位原住民嚮導,當時,嚮導對他說:「…前天帶玉山,昨天在郡大山,今天來池有山,有點累但是可以慢慢走慢慢休息…」孰料,不到一小時,他就被那位山友發現倒臥在山徑,已經沒有生命跡象。
 
登山協作,真是個血汗的行業!說真的,如果不是勞動福利缺乏,登山協作員何須罔顧自身的安全,如此過勞拼命!Emily的論文,副標題是:《由醫療倫理來切入可能會有幫助,但是,能決定的人還置身事外》,這對於台灣長年漠視登山協作員的勞動福利與勞動安全的現況,也可以說是一記警鐘!
 
筆者懇請勞動主管部門,不要再置身事外。請儘速協助審視與規劃登山協作員之勞動福利制度,輔導成立工會,幫助這一群尚未受到勞基法保障的辛苦同胞們!(作者為急診專科醫師、美國科羅拉多大學醫學院高海拔醫學研究中心訪問學者、台灣野外地區緊急救護協會副理事長)
 
 
=========
 
【 第 二 篇 】
 
《背行山林:原住民高山協作員的沈重步伐》 
 
國立中正大學傳播學系104級畢業製作記錄片,Tumaz托馬斯工作室
(原文出處:http://goo.gl/g3Y55b )
 

 

(上圖出處:https://goo.gl/fDhmS3

 

壹、製作緣起

 

台灣,是全世界高山密度最高的島嶼之一,在僅僅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面積上,擁有超過兩百六十座海拔3,000公尺以上之高山,如此多山的地理環境,造就台灣豐富的動植物生態與多民族文化構成。台灣的戶外登山探險是自日治時期開始興盛,多位日籍人類學者沿著深入台灣屋脊-中央山脈的原住民獵路、日警備道路,探查自然人文。民國遷台後,因應民間日益頻繁的登山活動,而後經由登山專家考量,於1971年制定了「台灣百岳」。

 

而帶領台灣人登頂高山的,正是這群默默為登山探險活動,付出傳統的山林知識和技能的原住民「高山協作員」。

 

「高山協作員」是歷史悠久的職業,源起自清領末期沈葆貞開山撫蕃,經過日治時期、直到現在國民政府,因應時代變化而有多種不同的的稱呼:有人稱「挑夫」、「山青」,也人稱「高山協員」、「高山嚮導」。

 

「高山協作員」依照工作內容大致可分為兩種:「嚮導」是服務登山客在山區路途導引、並保障其登山安全 ;  「揹工」是純粹的勞動體力搬運,負責背負登山者公用糧食、裝備帳篷,甚至連烹飪找水找路的工作,都由揹工一肩扛起。這些無名英雄,不但參與了台灣登山運動的濫觴,更成為近代登山活動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

 

但是,「高山協作員」在險峻的工作環境下承受極大風險,在背負重量限度及待遇,甚至所受與的勞動權益都長期受人忽略。

 

我們將利用長達三個月的拍攝期,前進南投縣信義鄉布農族部落,以及深入台灣最荒蠻的高山地區,訪談數名退役與現役原住民「高山協作員」,跟隨紀錄他們在高山地區帶領隊登山隊伍登峰,以及回到部落後,對於傳統文化傳承、原住民地位的現況與反思。

 

 

高山協作員必須要幫客人背上好幾十公斤的裝備、食物,深入蠻荒的山裡,走上好幾天的山路(圖文來源:http://we-report.org/proposal/9401

  

 

貳、內容呈現與記錄意義

 

1.高山協作員背景介紹:

布農族的傳統生活裡,挑負工作本來就是農、獵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不同的是以前是為自己的族人、部落工作。而揹工的職業最早可以回溯至清朝日軍以牡丹社事件為由,出兵攻打台灣的原住民,再加上各列強覬覦台灣,使朝中有識之士開始體認到台灣邊防地區之重要性,而有沈葆禎奏請開山撫番之議,擬開發三條貫穿台灣東西的橫貫道路,其中的中路就是現在列為一級古蹟的「清八通關古道」,是由總兵吳光亮負責闢建。

 

2.工作環境問題:

高山協作員是一項亟需體力、耐力與技能的工作,但目前市場並無一套有效的管理辦法,對照於國際揹工組織中,都有一套計算負重的標準。因此,台灣也應該備有一套適用於本島的山岳縱走時的負重標準,設定一個有保障的制度。如能市場價格標準化的話,就可以間接保障協作的收入來源,並且讓相關產業的人力來源更為穩定,長期吸引更多生力軍的加入。

 

3.高山協作員生活態度:

兩位主角經濟狀況並非穩定,多以零星帶團、協助高山拍攝與支援基金會登山為主,因工作環境不佳而離職,雖對協作員制度有所質疑,但以積極認真的態度面對工作,堅守自己的工作原則,看見小人物在社會環境下認份而努力生活,活在當下。在原住民朋友身上,看見遺失已有人性的「真」,以誠待人而不虛假,手頭並非寬裕但卻對朋友很大方,在慌亂的城市節奏中踏著屬於自己的生活步調。

 

4.社會環境反思:

政府相關部門及山友都相當關心高山協作員的勞動問題,若能結合山域領隊嚮導制度及高山協作員的服務規範,並將登山活動與高山協作員產業結合,改善高山協作員長工時、高負載、高風險、低保障的問題,共同提升高山協作產業的服務品質。高山協作員的工作長期遭政府漠視,在登山活動還是處於社會少部分族群的休閒育樂,協作員的職業彷若遭社會遺忘,無法保障基本工作權益,多半依附在已有公司規模的登山隊工作,卻存在超時工作、無規定排休,負重與薪資間是否合乎比例等問題,長期存於協作員工作環境。

 

5.原住民自我認同:

呈現原住民在漢人主流社會下的自我認同與意識,更以不同世代做出對比,中生代高山協作員與下一代,成長在同一個部落裡,不同於移居都市的原住民,也非堅守部落生活環境的上一代原住民,與部落外的社會連結,有許多機會接觸漢人朋友,他們保有既有族群意識,不迷失於現代價值潮流。

 

 

高山協作員永遠背的比別人重,而且需要走的比別人快,因為要先去紮營、準備食物(圖文來源:http://we-report.org/proposal/9401

 

 

目前【背行山林】記錄影片已經拍攝完成,相關訊息與播放活動,請參考 Tumaz托馬斯 臉書粉絲頁  https://goo.gl/S3sJ5b

 

=====
 
【 第 三 篇 】
   
【30KG..........的背後】
 
River Chang
(原圖文刊載於 River Chang 臉書:https://goo.gl/N5bfjR ) 
 
 
 
 
※你知道協作不能超過30KG的限制,那麼你有關注你的協作,30KG以外,屬於協作自己的裝備有幾KG嗎?請你在下一趟行程時多多了解,並把它們使用加法加總起來。
 
※當你在登山途中看到一些協作,揹起令人震撼的龐大背包時,請讓出一條路來,並給他們一個微笑鼓勵。
 
※當你以為你所付出的新台幣已足夠支付這一趟的理所當然,我必須告訴你,他們需要更多的是你的尊重。
 
※任何你所享用的高山炊煮,都應該被珍惜及讚美,請別再嫌棄沒有五菜一湯了,你吃的每一頓都是汗水換來的。如果你願意不再做個假道學偽環保的愛山人士,那麼請告訴你的協作單位,清湯掛麵的六分飽才健康。
 
※從來都有人問:請問廚餘倒哪?卻從不曾有人說:讓我將廚餘揹下。我聽說:視而不見,也是幫兇。真正的廚餘,其實是你過多的慾望。
 
※當你到達營地時,如果發現你所雇用的協作人員還未抵達時,請別急著生氣,並回頭提出協助吧!如果可以請團進團出的走在一起。
 
※不要再吹噓你在山裡有多厲害了。在我們的工作裡,厲害只是基本,不然給你30公斤吧!你就知道汗有多少種流法。
 
※請別再殺價了。你有見過隊員體力不佳拖到整個下山的時間而叫你補費用嗎?即使是摸黑,我們依然會陪你到最後,不是嗎?
 
※在登山領域工作的人們,我們當然需要掙些錢過日子。但有更多的部分,我們都愛山,一旦去除熱愛之後,掙的一切就失去溫度。
 
※我們賺得沒你想像的多。夏天我們怕颱風,秋天避虎頭蜂,所開的登山路線則永遠跟不上「山封」。
 
※我們每個人身上都有傷,差別只是在於程度的大小。若真要吹噓些什麼,大概是我們賺的大山大景在心裡值了錢。
 
◎我是個高山嚮導,我曾客串過協作,謹以此文向高山嚮導的前輩—藍教官致敬。River
 
 
=====
 
【 第 四 篇 】

 

《背行山林》看見守護山友的高山協作員  預告片:

 

影片來源:UDN《藝想世界》《背行山林》看見守護山友的高山協作員 預告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cKCAhmQSnM

 

高山協作員:「我們這種工作....ㄟ....講真的,客人不會注重我們的安全...」

紀錄片導演:「這是在最美麗的風景下,有最沈重的重量,來凸顯出這個很奇怪的現象....」

高山協作員:「可是我們希望說,我們不要只是在當背工而已,不要只是在煮飯給人家這樣子。我是希望說也能帶隊,把一些喜歡爬山的人,帶他們去山上去認識這些東西,去認識大自然....」

 

你,聽見他們的聲音了嗎?

 

 

※本文所有圖文皆附上原圖文出處,私人作品皆取得圖文作者同意授權,著作權歸屬於原作者所有,淡淡的山岳天協助編輯以增加閱讀性,轉載時請註明原圖文出處,謝謝!※

 

 

 

====================

【淡淡精選下一篇】 

【兒童高山症重點整理】兒童進入高海拔地區之共識 / 八歲前不宜上高山 / 胖小子登高先減重 

  

【淡淡精選上一篇】 

【古道】 【步道】台灣的千里步道在哪裡? 

 



高山協作員, 布農族, 背行山林, 中正大學傳播系, River Chang, 黃正安, 王士豪, Tumaz托馬斯, 登山嚮導

留言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