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 【遊記】屏東大武哈尤溪 bike遊地質博物館

【遊記】屏東大武哈尤溪 bike遊地質博物館

 

哈尤溪,屏東隘寮北溪上游,源頭小鬼湖,魯凱族兩大聖地之一。

(大小鬼湖孕育的兩條河流,正是魯凱族的生活領域,大小鬼湖說是魯凱族的生命泉源也不為過,魯凱族的神話傳說也都是圍繞著大小鬼湖)

 

哈尤溪雖然是小鬼湖的支流,但是大小鬼湖的縱走路線,過去都是從南橫切入,目前沒有查到遊記是從哈尤溪溯溪而上到達小鬼湖。

 

哈尤溪著名的是其中段位置的哈尤溪溫泉地質,溫泉水量並不多,並不是很優質的野溪溫泉(這次去,哈尤溪溫泉幾乎是乾涸的),但是優美的溫泉地質依然吸引了不少人沿著隘寮北溪溪床溯溪上游切入哈尤溪。

行進方式不論是單車、健行露營、四驅車,都需要等待隘寮北溪水量小的時候,才方便在溪床穿梭,這是冬季枯水期限定路線。

 

哈尤溪溫泉位置,在屏東隘寮北溪上游,一般交通方式是從屏東縣霧台鄉台24線公路過了神山部落,在霧台鄉公所前,進入大武聯絡道,

大武村前進入隘寮北溪溪床,開始bike,大約13km多的溪床路,到達哈尤溪-隘寮北溪匯流口,進入哈尤溪之後,大約3km溪床路,到達哈尤溪溫泉。

 

距離總長大約16k,爬升350m,如其他潦K行程一般,是緩升的溪床路。

(備註:哈尤溪溫泉距離魯凱族聖地小鬼湖,至少還有16km溪床,沿著登山步道走,距離又更長)

 

交通路線,請看完整圖文遊記:哈尤溪地質溫泉博物館

 

一開始要先感謝標哥幫忙尋找今晚的民宿:霧台鄉神山部落的「獵寮民宿」,這次民宿登記在霧台鄉中山路上,不過實際位置在神山部落,民宿老闆擔心我們找不到地方,還特別在台24上等待我們,真是太感謝了。

 

房間數量並不多,但是非常有味道,覺得真是便宜的好地方:

雙人房,一天1500,因為我們不吃早餐,所以折抵100成1400。

卡拉瓦石屋獵寮民宿的房間不多,但是很有原住民石頭屋味道,房間外面還有石桌可以眺望山景。

自己覺得超棒也很便宜。獵寮民宿登記的地址和房間位置不一樣,要問老闆,不要走錯了。

房間內的呈現,有很多民宿老闆搜集的老東西,像是那個電話、音響,超懷念的。

 

哈尤溪的路線交通方式,這裡就不多說,交通路線,請看完整圖文遊記:哈尤溪地質溫泉博物館

 

大約整理一下路線長度:

1、大武村內便道-哈尤溪匯流口:10km左右。

2、大武村新建吊橋-哈尤溪匯流口:13km多。

3、神山部落-哈尤溪匯流口:16km多。

 

哈尤溪匯流口-哈尤溪溫泉:3km。

大武村新建吊橋目前尚未通車,而大武佳暮聯絡道目前也是無法通行,所以這幾年,這溪底便道便是大武村原住民接上大武聯絡道,通往台24的唯一道路。

站在新建大武橋上,俯瞰大武聯絡道的溪底便橋。可以看到這溪底便橋,到了對岸,分成三條路:

右邊通往大武村,大武村東邊有一條路,可以下到上游溪床,(軌跡顯示可以減少2.7km溪床路)

左邊上方,是大武-佳暮聯絡道,不過現在是斷掉無法通行(旅程後,夥伴開車去探路,確定無法通行),

左邊下方,則是溪底便道延伸到神山部落,如果大武村這溪底便橋封閉,當地原住民可以經由這溪底便道從神山部落到大武村。

有別於臺北一周的陰雨,今天隘寮北溪一早的天氣非常好,只是沒騎到幾公尺,就要開始渡溪,還好天氣好、加上溪水冰涼,還蠻舒服的。

前面這段2.7km溪床路非常不容易騎,主要原因都是細沙,輪胎一下子就陷進去,根本踩不動。如果大石頭多一點,說不定就好騎一點。

大武村溪底便道進入隘寮北溪前面兩三公里,不少這樣細沙、細石頭的路段,輪胎一下子就陷入河床,只能下馬牽車。

或是許是因為四驅車都是從大武村東邊下溪谷(那路應該是大武村自己闢出的路),所以接近大武橋溪底變道這裡反而不會有四驅車的胎痕。

這裡已經過了大武村東邊下溪谷出口,可以看到汽車雙線道痕跡,但是溪床還是很鬆軟。

進入隘寮北溪之後,一路數不清楚的渡溪,不少渡膝處水深及膝,水流快速力量強,如果輪子降到水面下,就會被強力水流擺動,讓人無法穩定前進。

所以,一方面要小心選擇渡溪的路線,避免水深及腰處(這樣一定會因為水流而站不穩),一方面,要高舉扛車讓輪組高於水面,

我自己是因為車太重,還是採用傳統坐墊扛肩法,所以前輪都會在水面下,好幾次都被水流擺動著差點跌倒。

試驗了幾次,才抓到訣竅,就是前輪要水流平行並且逆著水流相反方向,才不會被快速水流擺動著。

 

隘寮北溪的河床非常寬闊,不像五八公路、北港溪那樣,所以沒有峽谷的感覺。

 

逐漸接近上游,河床漸漸縮小,峽谷的氣勢也漸漸顯露。

霧頭山北溪:(大武村吊橋起點)5.9km、標高471m,遇到的第一個支流!

這匯流口非常狹小,很有一線天的氣勢,從匯流口往裡面看,「霧頭山北溪」兩岸的山勢很靠近,裡面應該更別有風味,

可惜我完全不懂得溯溪,一點都不敢進入。網路可以查到的「霧頭山北溪」資料非常的少。

但是這匯流口讓我印象深刻,所以回程的時候,惦記著要補拍畫面。

我們一開始的速度有點快,到了5.9km的「霧頭山北溪」,才08:30(約莫80分鐘時間)。

馬哥他們看了地圖,再轉兩個大彎就到了哈尤溪匯流口,似乎就快要到了,所以這裡開始放慢點速度。

其實,前半段行程大概都是耗費在不斷的渡溪,隘寮北溪溪水雖然不深,但是水流強,渡溪速度還是放慢比較安全點。

「喬國拉次溪」就在「霧頭山北溪」旁邊一兩百公尺位置,去程往上游走的時候,完全沒有注意到有「喬國拉次溪-隘寮北溪」匯流口,

由於回程一直在注意「霧頭山北溪」匯流口,才注意到「喬國拉次溪」匯流口,

就匯流口大小來說,「喬國拉次溪」應該比「霧頭山北溪」要寬闊些,Google地圖也只有註明「喬國拉次溪」,根本沒有標示「霧頭山北溪」。

過了「喬國拉次溪」,出現兩個大轉彎,隘寮北溪這兩個大轉彎,出現瘦骨嶙峋的山勢,山壁好似剛剛才用斧頭闢出來一般,刀鑿齒痕顯著,大家不約合而在這裡停留下來拍照。

試拍S彎的環景!

正對著這斧頭形狀的山脈,視覺更加的險惡。

越是平靜的溪面,通常是水深較深的地方,像這樣溪面起伏的段落,都是因為水面淺,下方有石頭,才會有如此起伏,通常是比較容易渡溪的路段。

馬哥正是沿著這條起伏線往前騎,不過,難說是否有陷阱?還是小心翼翼為上。

這段S彎峽谷很有大型北港溪味道。

隘寮北溪這段短距離、大角度的S彎所形成的峽谷,水深頓時提高不少,個子嬌小一點,水深就過膝,加上水流更加急速,這裡要小心站穩,輪子最好不要入水。

哈尤溪匯流口,面對上游:右邊是哈尤溪,左邊依然是隘寮北溪。地圖顯示左邊的隘寮北溪往上是巴油溪。

進入哈尤溪之後,溪況明顯的有所變化,溪流變小、淺,兩側山勢更為貼近溪床,所以騎乘起來的視覺感較為壯觀,溪水顏色也比較翠綠、清澈,可能是溪水變窄,可以看到在北港溪、五八公路常見的沖刷沙牆。

斌哥看到一個冒水的石頭,提醒我看一下,後來一路上到哈尤溪溫泉前,有不少這樣會冒水的石壁。

哈尤溪三疊彩黃瀑布!

看到這三疊瀑布,就差不多快要到達哈尤溪溫泉了!

進入哈尤溪,不只是溪水更加翠綠,連瀑布石壁都呈現迷幻般的淡淡鵝黃色,前段路行進速度快,爭取不少時間,可以讓我們在這裡休息久一點,自己覺得這裡是除了哈尤溪溫泉之外,最讓人放鬆舒暢的好地方。

這是很尋常的瀑布拍法,不過,在溪水豐沛的郊山,瀑布兩側通常是又黑的大石塊或是茂盛的濕地植物,在哈尤溪,伴佐著三疊瀑布的則是石壁以及瀑布染黃的水道,一樣的拍法,呈現的滋味大有不同。

這是回程的時候所拍的,惦記著要在遠一點位置去看看這夢幻三疊瀑布的模樣,剛好回程拍到標哥騎乘過來,再往前面一點就要下馬渡溪了。

鏡頭偏右一點,三疊彩瀑又有不同滋味。

雖然哈尤溪最著名的是上游硫磺地質,不知道為什麼回程之後,讓自己留下最深刻印象反而是這中途的三疊彩瀑!

枯水期,水悉窣,搭配鮮黃岩石、峭壁上翠綠樹木,有股混搭的美感,可能是天庭畫家有天來這裡寫生留下來的。

 

在這裡看到夥伴的Bike,想來已經棄車步行了!

這裏距離哈尤溪溫泉大約1km,雖然還有一兩百公尺可以騎,不過意義不大,這裏的景色步行可以看到更多細節。

沒多久就看到哈尤溪溫泉著名的紋路,不過這是比較小塊的,不是哈尤溪溫泉那一片硫磺紋。

上面是黑白相間,下面是穿插了黃色層,到了哈尤溪溫泉才知道,這一小片剛好融合了兩片不同特徵紋路。

越接近哈尤溪溫泉,兩側山勢越加靠近,峽谷型態更加明顯。

過了這角度比較大的轉彎,頁岩出現斑紋路的頻率提高許多,幾乎隨處可及的都是這樣斑紋。

又看到一塊從石縫中噴出水的石壁。

終於到了最著名的哈尤溪溫泉的硫磺斑紋。

每個來到這裡的朋友,幾乎都會在這裡留影。

 

雖然常常看到車友們分享這裡硫磺斑紋美景,但是到了這裡才知道這硫磺斑紋美景有兩大區塊,

這是第一個硫磺斑紋,黃色、黑灰色相間,我帶的等效24mm裝不下這樣大的區域,

只好用iPhone全景來試拍一下!(可惜上方還是無法入鏡)

一跨過剛剛野跑團成員滑下的大石塊,就可以眺望到第二區硫磺斑紋美景。

這是比較上游一點的第二區硫磺斑紋(和第一區距離不到20公尺),

第二區硫磺斑紋,黑白相間,和第一區的黃黑相間,有著明顯的不同風格。

(iPhone全景,左:上游、右邊下游)

硫磺斑紋第二區的線條和地一區應該一樣都是不同頁岩層次顏色差行塑出來的,不知道這樣的黑白、黃黑顏色差異來自於什麼樣的化學物質差異?

在上游的第二區硫磺斑紋景下,可以看到溫泉的痕跡,不過這次的溫泉水溫不高,溫泉水量也小,完全沒有想要泡溫泉的念頭。

硫磺斑紋才是這次的重點啊!

 

大約11點半開始主食中餐,今天的速度,在隘遼北溪的13K,推進得相當快,大約三個小時就到達哈尤溪匯流口,這樣剛好將時間都留給景色比較獨特的哈尤溪。

不過到了哈尤溪,真的體力耗盡、飢腸轆轆。

這是我取水的地方,從石壁噴出的小小泉水,

其實不是很確定這石壁噴出的小泉水是否會有太多的硫磺質?覺得沒有味道,就煮食了!

 

回程之後,16k,緩降400m,雖然可以很暢快地往前衝,不過,回程有些視角和來程不一樣,所以在一些景點,還是放慢速度一下。

像是這一塊岩壁,回程的方向才會注意到這些赤黃的色彩,好像在岩壁上燃燒著。

 

回程路上,在哈尤溪匯流口遇到第二對的Bike Team,不過感覺他們有點太晚出發,已經下午一點多,才在匯流口,他們到達哈尤溪溫泉目標之後,可能要抓緊時間返程。

照片當中這隊四人是另外一隊露營小組,計劃要在哈尤溪溫泉露營,這個時間過去剛剛好,到達目標區之後,差不多傍晚了。

已經快要接近大武村溪床便道東邊出口,距離大武村吊橋大約還有三公里,這裡的溪床已經非常寬闊,

還好回程是緩下400m,騎起來暢快多了,不會一直陷在砂土裡面。

終於看到終點的大武村吊橋,12:35離開哈尤溪溫泉,15:00回到大武村吊橋。

回程快多了。

 

全員到齊,時間還早,這時候,我們兵分兩路,馬哥他們想去探勘大武佳暮聯絡道是否暢通(後來得知,大武佳暮聯絡道還是斷的),標哥和我則是直接從大武聯絡道回到台24,在三地門用過晚餐之後,直接回到北部。

在車上,才發現體力消耗得很快,才四點多,中午的餐點就已經消耗完,感到非常的饑餓,急著在三地門用餐。

吃碗麵還不夠,看到三地門這到地的石板烤山豬肉,忍不住又買了一包在車上啃。哈哈。

 

交通路線、全景圖,請看完整圖文遊記:哈尤溪地質溫泉博物館



屏東,大武,哈尤溪

留言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