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山脈】 20141124-28 大霸北稜五日愜意行 (翠湖居士)

20141124-28 大霸北稜五日愜意行 (翠湖居士)
 
【淡淡編按】
 
淡淡特別商請《翠湖居士》(臉書網址:https://goo.gl/CAvmww),同意讓淡淡重新編輯整理,轉載他的許多精采行程,日後淡淡會陸續讓這些漂亮磅礡、遺世美麗的行程記錄也能在淡淡的行程記錄區駐足,跟大家分享!
 
淡淡是一個無廣告不商業的公益網站,延續91年起的創立精神,是一群義工志願為提昇台灣山野活動安全與樂趣所成立的網站,歡迎你一起參與,只要按下右方的「發表文章」,把你走過的行程記錄、自行車、鐵人路跑等在這裡發表,或轉貼一份給我們,就算是備份一份到淡淡,淡淡也會全力照顧你的心血結晶的喔 ^^
 
好的,接下來就讓我們跟著翠湖居士的步伐,也來一起同享「大霸北稜」之美!
 
==背包上肩吧,本文開始囉==
 
 
 
20141124 大霸北稜五日愜意行 Day 1
 
鎮西堡神木群登山口 - 大霸北稜第一營地
 
(原文出處:http://goo.gl/Ywmrb3) 
 
 
 
 
行走里程數:8.2公里
爬升總落差:上升1230公尺 / 下降154公尺
 
 
 
10月底我曾經花了兩天的時間來到鎮西堡 ,除了來確定進出車道的路況之外,也充分領略了鎮西堡神木群AB兩區以及神祕的毒龍潭等地的美麗風光。這回相隔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再度回到鎮西堡,則是準備要行走大霸北稜的登山行程。
 
說起這條登山路線,放在心裡其實也已經很久了,大霸群峰山區無論是從秀霸線、大鹿林道東線,或是從聖稜線進入,我都已經來過很多次了,唯獨是這條一般人較少嘗試的北稜線,反而一直因為種種的原因沒能成行。
 
 
 
這回趁著道路狀況還可以,天候狀況也還不錯,就決定前來一圓這個放在心中許久的夢,然後順道看看曾經陪伴我度過好些個晨昏時日的中霸山屋,到底改建成了甚麼模樣?
 
我在前一晚的11點鐘之前來到秀巒檢查哨,員警對於我想從鎮西堡原路來回大霸尖山的行程計畫,好像覺得很難理解?後來我跟他說有跟雪管處辦妥了入園申請,總共是五天來回,他才開始幫我辦理入山證,拿到入山證時也沒有細觀看,後來下山時看到入山證上面寫的目的地,還是只有鎮西堡,而且時間也變成是當日來回,心中納悶之餘,我真的很想問問員警說:你累了嗎?
 
摸黑將車子開進鎮西堡,再小心慢行開到神木區停車場前方不遠處的空地旁停車。神木區登山口停車場屬於私人土地,只有在周休假日開放收費停車,其他時間,地主都會用鐵鍊將停車場圍住,禁止遊客將車停放。時間晚了,也沒力氣搭帳了,座椅橋一下,睡袋上身,就模模糊糊地在滿天星斗的陪伴之下,進入了夢鄉。
 
冬季日照時間大量縮短,我在0615才踏著稀微的晨光,揹起不輕的重裝開始動身出發。神木區當中的路徑清楚又好走,過了神木AB區的叉路口取左續行B區神木群路徑,然後在B區神木群O行路徑的入口處取右以逆時針方向前進,之後在最後水源地卸下重裝大休息,順便補充待會兒行程中所需要的飲用水。
 
 
 
今年的秋冬季節相當的乾旱,雨量偏少,剛剛一路之上看到的許多小溪溝不是已經乾涸了,就是水線下撤好遠的距離。本來也很擔心最後水源地的水況,還好只是水量變小了,但是還足敷大家方便取用。休息了15分鐘,離開了最後水源地 ,繼續循著神木區的步道前進,0810到達馬洋山的指示牌處,從這裡要開始脫離神木區的路徑,取右陡上而去。
 
 
 
走沒幾步路,就看到新竹縣政府消防局所設立的防迷警告號碼牌,警告大家此處已經脫離神木區的範圍,一般遊客請不要誤入行走。自從去年有遊客在B區神木群步道走失,至今仍然下落不明之後,這邊就設立了許多面的警告號碼牌,希望能夠減少類似不幸事件再度發生的機率。
 
 
 
0905到達帆布獵寮營地,這處獵寮頗具規模,而且看起來還是常常有人在使用,看來鎮西堡地區,樹木是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保護,但是野生動物可就難逃變成桌上美味野食的厄運了。
 
 
 
 
  
我在帆布獵寮區卸下大背包之時才發現到背包套的彈性繩竟然斷掉了,少了彈性繩的加持,原本"立體"的背包套,瞬間變成了一張"平面"的地布!還好此次出發前觀看最新一報的氣象預報,只有一波微弱的鋒面通過,速度很快,雨量也相當的有限,要不然少了背包套的保護,若是碰到了潮濕箭竹林的路段,那可就會是相當悽慘的狀況了。
 
0925離開帆布獵寮續行,沿途巨木非常的多,整座森林的植物生態維持得相當的好,不像有些沒人管理的中級山山區,到處都可以看到盜伐的痕跡,讓人愈看愈覺得心痛!
 
 
 
時序入秋冬,山上的楓葉或是紅榨槭也已經幾乎全數變裝完畢,準備落葉,雖然早晨的光線不佳,難以充分展現這一樹金黃艷紅的動人姿態,但是,也已經頗令人陶醉了。
 
 
 
1015到達了馬望海山三叉路口,這裡有小空地可以紮營。卸下了重裝,坐在營地之上,稍微欣賞了四周圍美麗的林相之後,決定在這邊吃完午餐後再續行。
 
 
 
開爐燒水煮麵,原本我還認為今日最"硬"的路段已經走完了,就是剛才的那段連續陡上約500公尺的路徑,後來我才知道,其實真正的挑戰還在後面等著我。
 
 
 
1105離開了馬望海山三叉路口續行,一開始就覺得箭竹林變密了,路跡和路況也不像剛剛走過的路段那樣的明顯好走,感覺起來從這個地方開始,才正式進入了傳統中級山蠻荒隱密的不同世界。
 
 
 
山徑上的倒木增多了,常常需要行走巨大的倒木樹身通過乾溪溝。窄稜上布滿岩石或是高低錯落的樹根,有時候稍微離開稜線,就要面對踩點其實非常窄小的邊坡路徑。有一棵巨木,身上有一顆體積頗為可觀的樹瘤存在,我一面看一面想著,若不是當地泰雅族原住民有意識地加以保護,這顆巨大的樹瘤應該早就慘遭毒手了。
 
 
 
路徑坡度都不大,但是因為障礙物很多,所以行走速度頗慢。腰繞2640峰的路徑,原本想像應該是坡度和緩的康莊大道,沒想到路況實在不好,揹著重裝,一路走來,爬上爬下、手腳並用,再加上有時候卡到背包,行走起來不僅費時也頗為累人。
 
 
 
 
 
  
  
從腰繞路徑接上稜線之後,路況好上一些些。但是從鞍部再轉入2620峰西側續行,障礙物就又變多了。這段山徑的岩壁之上有多處滲水的地方,感覺上有點潮濕,很有水源地的味道,不過水量都很細小,難以取用。1318到達傾斜獵寮營地,時間上真是大DELAY!
  
 
 
 
這個獵寮營地腹地不大,而且地勢傾斜,帆布以及其他的垃圾都位於下方地勢更傾斜之處,相信除了緊急避難,沒有登山客會想要在此處宿營。
 
 
 
現在正值大枯水期,往前走一小段路的岩壁溪溝,只剩下很小很小的水量,只有在下方處還有一個非常迷你的水塘,可以用過濾的方式克難地慢慢取用,再不下雨,這個水源地就會乾涸了。事實上,在我回程之時,這個水源地連同那個小水塘就已經完全乾涸,沒有任何流水的跡象了。
 
 
 
1318離開獵寮續行,從溪溝上切的路徑角度很大,還有倒木阻擋,不太好走。濃密箭竹林當中的倒木還是不少,1405才終於到達了大霸北稜第一營地。
  
幾乎所有行走大霸北稜行程的隊伍,第一天都會進駐第二營地,很少住在第一營地,除了時間上的安排之外,主要就是水源的因素。
 
其實當天要走到第二營地也是可以,但是因為取水路徑沒走過,現在日落時間很早,不知道摸黑取水是不是有危險性,再加上第一營地現場有一個大鍋子當中儲存的雨水顯然還蠻乾淨的,所以就決定在此處紮營,而且說實在的,揹著重裝,穿越路程中數也數不清的各式障礙物走到了這裡,我也真的覺得有些累了。
 
 
  
第一營地被箭竹林所包圍,分成上下兩塊,大約可以各搭一頂四人帳,下面這塊營地比起上面的營地要大上一些些。我將營帳搭在上面那一塊營地,不過因為營地位置其實也是路徑的一部份,所以前後庭就不再拉出去固定了,以免這樣把步行的通道都封死了。雖然我知道看起來今天不會有人再經過這裡,但是若用自己的帳篷將"整條路"都佔滿了,我晚上也會覺得睡不安穩。
 
營務處理完畢,也順利地過濾了3L的水備用,因為時間充裕,就想要來探探看第一營地的水源在何處?結果原先曾經在早期遊記中看到的水源方向指示木牌,如今已經不見蹤影,而且試著往營地西方箭竹林當中探一下,除了發現一些垃圾之外,也沒有發現到路條或是明顯的路徑,看來應該是已經很久沒有人循此路徑去取水了。
 
營地旁邊有一棵巨大的鐵杉,身形偉岸粗壯,分枝眾多,像是一位守護神一般,俯瞰著整座營地。附近的枯木相當的多,如果有其中一棵枯木應聲倒下,相信都會造成營地不同程度的損害。
 
 
 
天候佳,氣溫不低,我在營帳旁邊燒水泡茶泡咖啡,享受一個人的優閒午後時光。這個營地位於2606峰的西北鞍,四周圍的箭竹林高聳茂密,所以算是一個很避風的營地。我注意到頭頂上方的樹冠層都不時有陣風吹拂而過,颯颯作響,但是我的帳篷,就算是前後庭沒有拉出固定,也只有稍微的隨風飄動而已,看來今晚風平浪靜,將會有一夜好眠了。
 
 
 
時間充足就煮白米飯,晚間熱騰騰、香噴噴的白米飯,照顧了胃,也安慰了心。夜晚溫度下降快速,躲在帳篷之中,吃飽喝足,再研究一下明天的行程,就準備就寢了。白面鼯鼠的叫聲忽遠忽近,西北方喧鬧城市當中的"光害"嚴重,透過樹林看起來彷彿是夜裡永不消滅的日落雲彩。入睡前探頭出帳外,看看被台灣鐵杉包圍住的一方夜空,黑暗中星光閃爍耀眼,明天應該依然是一個晴空萬里的好天氣。
 
 
 
 
 
20141125 大霸北稜五日愜意行 Day 2
 
大霸北稜第一營地 - 大霸北稜第二營地 - 馬洋山 - 南馬洋山 - 馬洋池 - 庫基草原 - 中霸坪 - 中霸山屋 
 
(原文出處:http://goo.gl/Ahgfaj) 
 
 
 
 

行走里程數:12.1公里

爬升總落差:上升1319公尺/下降698公尺

 

 

 

今天的行程很精彩,路程中因為貪玩,走到了天黑黑才到了今晚預定的宿營地"中霸山屋"。

 

昨晚"風濤不興"、氣溫舒適,有了一夜好眠。0635整裝從第一營地起床出發,箭竹林雖然偶爾還是非常的密集,但是路況比起昨天來說要好上不少。從這裡到第二營地之間開始出現幾處很棒的展望點,終於有機會可以跟大霸尖山 、武陵四秀和南湖中央尖等等老朋友相見歡、打打招呼。

 

 

 

 

 

現在想想,如果真的昨天決定趕路繼續前進到第二營地宿營的話,這些好展望的美景大概也會因為光線昏暗及時間急迫的關係,而被"自動忽略"掉吧!

 

寬稜大營地又被稱為大樹營地,主要是因為營地的南側有一棵身形相當壯碩的台灣鐵杉,因而得名。這個營地相當的寬闊平整,只是沒有水源可供利用。

 

 

 

寬稜營地與第二營地之間,有一棵倒塌的台灣鐵杉,翻起來的樹根部分形成了一面"土根牆",其規模雖然無法與太加縱走途中所見到的那座樹根牆相比擬,但是仍然已經相當的可觀了。

 

 

 

這一路之上,垃圾不多,不過卻在一處崖邊路徑上看到一只被丟棄的完整人造纖維睡袋。快到第二營地之前有一處倒木路徑比較混亂,其實直接翻越樹幹之後攀緣上行也是可以,但是比較危險。右邊已經有開闢新的路徑,雖然揹著大背包鑽來鑽去、卡東卡西的,卻是很安全的路徑。東混西混,0906才到達了第二營地。

 

第二營地占地寬廣,但是"大型"垃圾不少,像是衣物、睡袋、麻布袋、鍋碗瓢盆、地布、塑膠布等等,不過因為畢竟是近年來比較少人行走的路徑,所以大型垃圾雖然不少,但是感覺起來卻不像一般熱門營地那樣髒亂而且有很重的異味。

 

 

 

我將重裝放置在營地上,先四周圍走走看看,營地四周圍跟第一營地一樣,有很多枯木,有些枯木倒在一起,依靠在仍然活著的台灣鐵杉身上,還好方向不是指向營地,不然還真是有些危險。

 

亂晃了一陣子之後,背起小背包,帶著水袋,開始沿著路條的指示下切水源地 取水。取水之路相當的清楚易行,路條不少。路徑先沿著谷地邊下行,然後再稍微往右下切溪谷,13分鐘之後就看到了讓人相當驚豔的水源地溪谷。

 

 

  

 

登山者一般在高山營地下切取得的水源,因為海拔高,地勢險,所以很難真正看到"一整條的溪流"或是平緩的河谷地形,但是這個水源地則很不一樣,除了有河谷、溪流之外,還有清澈見底的水潭,甚至於是小瀑布!河谷中或是附近,更有平坦沙地可供宿營,真的是很有"人間仙境"的況味在其中。

 

 

 

我在河谷中隨意慢行,看看流泉飛瀑,賞賞水中倒影,混然忘記今日還有艱難的行程必須要完成。這個塔克金溪水源地真的是太贊了,行走大霸北稜路線,若是沒能來這個水源地盤桓、散步,飲用味道甘美、沁人心脾的珍釀之泉,那可真是非常讓人遺憾惋惜的一件事!

 

 

 

取水回程大約也只花費了15分鐘左右的時間,不過鑽出箭竹林之後,卻稍微偏向南方走到了"官方"取水指標的三叉路口,之後右轉稍微走幾步路就回到了第二營地。

 

取完水,看看時間,決定乾脆連午餐的乾麵都吃完後再繼續行程,結果就在第二營地總共"奢侈"地待了2個小時的時間,一直到了1106才又背起重裝續行。

  

離開第二營地之後開始爬坡,進入小片高地箭竹草坡之後,注意右邊的叉路,往裡面行走一小段距離,就可以到達馬洋山。有些從第二營地摸黑出發的隊伍,會因為錯過這個不起眼的叉路口,而與馬洋山失之交臂。

 

 

 

馬洋山,海拔2864公尺,3-6245基石,沒有展望。

 

 

 

 

 

 

 

拍完登頂照,離開了馬洋山,繼續爬坡,後面的稜線高點比馬洋山要高,就連南馬洋山的海拔都比"老大哥"馬洋山要高上一些些。

 

1216到達南馬洋山的登山口,登山口有南馬洋山的指示牌,還有一塊鐵牌,上面特別提醒大家南馬洋山有展望,可以前往一遊。不過之後續行時才發現,其實後面稜線路徑上的展望還比南馬洋山要好上不少呢。

 

 

 

通往南馬洋山的路徑不難走,大部分是"下坡"路!只有快接近山頂之前的箭竹林是一路往上行,但是有些路徑稍微不清楚,要注意關鍵處的一些路條指引。行走15分鐘之後到達南馬洋山。

 

南馬洋山,海拔2931公尺,3-6300基石。山頂位於懸崖邊,所以有不錯的展望。從這邊觀看南湖中央尖 、武陵四秀等山景相當的清楚壯麗,若是小心沿著崖壁往前走幾步路,還有不錯的地點可以瞭望大霸尖山與東霸連峰的俊俏山容。

 

 

 

 

 

 

 

 

刑天正前輩曾形容東霸五連峰說:皆為背斜構造,周圍岩層盆覆,疊成襞摺,酷似龜甲,宛如數龜啣尾徐行。這樣的形容詞從南馬洋山山頂觀之,最為傳神生動。

 

 

 

 

 

山景壯麗,風和日麗。盤桓許久之後,才又花了約17分鐘回返登山口。稍事休息與整裝,再度出發之時也已經是1340左右的光景了。

 

開始進入長長的下坡路段了,途中的幾處展望點都沒有讓人失望,時時都有大景出現。其中尤其是在從鎮西堡出發,行走了一天多的路程之後,終於看到了庫基草原與待會兒要陡上中霸坪的稜線山徑,心中竟也浮出了陣陣的感動。

  

 

 

 

 

接近馬洋池的附近,環境變得相當的潮濕,松籮也開始出現在樹梢。穿越一處松針密布的谷地之後,1420到達了馬洋池。

 

 

 

 

馬洋池的面積不小,整體的感覺很像是天鑾池。池邊有草地可以紮營,再往南邊走去,會經過一個面積不大的黑水塘,然後會來到第三營地,也就是馬洋池營地。

 

 

 

 

第三營地非常的寬廣,四周圍生長著為數眾多的高山芒,在此深秋初冬時分,配合著殘爛的日照,展現出一幅秋色連波寒煙翠的美麗圖畫。

 

 

 

 

 

通過了馬洋池,開始進入一塊又一塊的草原地帶。草原中有時候路徑不是很清楚,常常要根據路條的指引修正方向,有時候又會出現一大群"張牙舞爪"的高山薔薇,等著拉扯你的裝備和衣服。 

 

其中有一處草原入森林之間的路段,高山薔葳多到躲不掉,而且路徑有些曲折不易辨識,要小心注意找路。 

 

之後密林中的高大箭竹林路段要仔細認清路徑再穿行,最後走進庫基草原,時間已經來到了1515,太陽光雖然還是炙烈非常,但是也已經快要收工"打卡下班"了。所幸行前觀看紀錄,之後的路徑都是"康莊大道"了,所以心中倒也安心不驚。

 

向晚的陽光灑落在庫基草原之上,將四周圍都染成一片耀眼的金黃色。這片草原地久聞其名,甚為仰慕,如今可以親身前來拜訪,也算是得償所願。

 

一隻紫斑蝶短暫美麗的生命終結在步道之旁,蝶翼上的色彩依舊鮮明光亮、閃閃動人,身軀也依然有彈性,能夠在這麼一個美麗無雙的地方靜靜地走完一生的旅程,紫斑蝶本身應該也是無怨無悔了。

 

從庫基草原附近翻上中霸坪,約要爬升將近500公尺的高度。兩段長陡坡之間,會有一段平緩的過渡山徑相連接。整個路徑相當的清楚,而且路幅一般都很寬廣,老實說,路況之好,蠻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一步一步慢慢上行,一步一步慢慢接近中霸坪。日落之後,氣溫下降得非常快,我停下來休息時,先穿上中層衣,然後又將頭燈準備好,天色昏暗之後,打亮頭燈繼續前進。

 

 

 

有時候從樹林間的空隙看到東霸尖山與大霸尖山的身影,都已經藉由夜色的渲染,讓人不由自主地在心中產生了一種敬畏般的感受。好不容易終於緩步走出樹林,中霸坪在望。進入草坪之中,溯風野大,寒意驟起。

 

快要接近6點鐘了,我在草叢裡稍微避風處,蹲坐下來補充食物與飲水,調勻呼吸,緩和因為快速上升高度以及氣溫驟降所造成的身體不適,之後起身續行,1800到達中霸坪大霸北稜三叉路口。

 

我在中霸坪勉強留下了一張大小霸天色昏暗的身影,就準備行走熟悉的路徑,前往中霸山屋。20分鐘之後,終於看到嶄新完工的中霸山屋出現在眼前,走上樓梯,推開白色的拉門,踏上木地板,屋內溫暖的氛圍讓人很安心。經過了一整天的行程之後,終於來到了中霸山屋。

 

 

我在山屋內搭設了內帳,然後到山屋後方的屋頂雨水儲存桶取水,回到山屋之後,趕快燒水煮麵、泡茶、泡咖啡,補充今日流失的大量體力與水分。

 

 

 

晚餐之後,我走到山屋屋簷下方的座椅區,舒服地靠坐在長木椅之上,雖然屋外氣溫很低,偶而還有寒冷的陣風吹拂而至,但是我卻不覺得寒冷,而且心中甚至於還有一股微微的暖意流動著。

 

我曾經在破舊的中霸避難山屋宿營過好幾天,其中有不少的天數是在雪季大雪紛飛的時節進駐的。之前待在中霸避難山屋之時,看著山屋鐵皮牆壁之上年代久遠的一些簽名,幾乎全都是來自於鎮西堡的登山隊伍,大霸北稜和鎮西堡的威名,對於喜愛登山的人而言,自有一股難以言喻的致命吸引力。

 

真的很難想像,就像是做夢一般,如今我也一步一腳印地從鎮西堡背負著重裝走到了中霸山屋,而且還剛好趕上在中霸山屋剛剛改建之後不久的這個時候。想到了這裡,我的嘴角竟也不自覺得微微上揚,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我在長椅之上沉思發呆,想了很多的事情、還有很多的前塵往事。看看眼前這樣一棟足以遮風避雨的嶄新山屋,前方還有舒適的L型長木椅,再加上我帶上山的光亮營燈,乍看之下,簡直就跟一般的度假小木屋沒兩樣,而且真的很有"家"的甜蜜感覺。我在山屋旁邊拍山屋,拍星星,之後才心滿意足、依依不捨地回轉山屋,拉上白色拉門,準備就寢。

 

 

 

晚安,熟悉又陌生的中霸山屋,之前雪季前來宿營之時,曾經豪邁地將冰斧直挺挺地插立在沒有門板的山屋大門口,向山神們鞠躬稟告,今夜將由我一個人留夜值守山屋。冰天雪地的嚴寒艱困天候,確實是需要對付以剛鐵般的堅強意志力。至於今晚,那是一個適合說故事與回憶往事的時刻,就以繞指柔般的溫柔情懷相對應吧!

 

 

 
20141126 大霸北稜五日愜意行 Day 3

 

中霸山屋-中霸坪-霸基-小霸尖山-伊澤山-中霸山屋

 

(原文出處:http://goo.gl/EV1Kmo  

 

 

 

 

行走里程數:7公里

爬升總落差:上下各485公尺

 

 

 

今天是休兵日,一大早起床就決定只在大小霸及伊澤山附近走走就好了。

 

氣象報告說今天會有微弱鋒面通過,不過下雨的地方比較局部,而且雨勢也不會很大。清晨點亮頭燈從中霸山屋出發之後,就發現到北方的雲層大量增厚了不少,還好看起來還不會馬上淹沒過來。

 

昨天行走這段腰繞中霸尖山黑森林的路徑時,晚上天昏暗,今天清晨再度走過,才發現到指標10K附近的那個崩壁,崩塌的情形惡化的有些嚴重,官方換上了新的繩索,也重新固定在脆弱的崩壁之上。

 

這塊崩壁是河流向源侵蝕的傑作,一般的等高線圖都把此處的水線畫得相當的高,或許若是小心從旁邊的箭竹林下切的話,可以很快就看到明顯的水源地 也說不定。

 

我如願地在日出之前到達中霸坪,開始找好角度捕捉大小霸尖山世紀奇峰的偉岸身影。日出之後,再轉向北邊,和著燦爛的日出,細細品味前一日才剛剛走過的大霸北稜蜿蜒曲折的稜線風采。

 

 

 

今天是散步行程,我就一面轉換"陣地",一面慢慢賞景。天氣比預期的要好,附近的美麗景色也一一映入眼簾。

 

 

 

 

 

從中霸坪下降高度到達霸基風口的鐵欄杆處,桃園長青的會長陳大哥將之稱呼為大霸"登機門",真的是很傳神的一種形容詞。

 

 

 

 

  

 

霸基之上的大霸聖水已經開始凝結成冰,再過不了多久,霸基結冰的區域就會愈來愈大,登山者想要通過霸基的話,就得準備好冰爪、冰斧及頭盔等等的技術裝備才能夠有機會安全順利的通過。

 

 

  

 

從三叉路口往小霸尖山方向漫步而去,風和日麗的天氣,聖稜線一目瞭然,連清晨時分一度被雲霧所遮蔽的南湖中央尖,也終於突破雲層的阻礙,莊重見客。

 

攀爬小霸尖山的山徑,驚而不險,之前有一次雪季前來拜訪,登著冰爪就給他冒著風雨天候爬上來,現在想想,還真是有夠"膽大妄為"的。不過若是之後真的管制登頂,也只需要撤掉現存的兩段主要繩索,就會讓小霸尖山的登頂之路變成不折不扣的險途。

 

小霸尖山,海拔3360公尺,無基石,百岳037,展望絕佳。

 

 

 

 

 

小霸尖山之上,亂石聳立,好不容易這回終於有機會一個人獨享小霸尖山,當然要給他能待多久就待多久。拍完了與國旗合影的登頂照之後,就開始在山頂之上走來走去,欣賞四周圍遠近群山的壯麗山景。

 

 

 

 

 

這回在小霸尖山之上對著群山"點點名"的過程當中,最讓人興奮的就是,從小霸尖山山頂的西側邊看到了新竹鵝公髻山與五指山的熟悉身影。

 

 

 

上回雪季時在雪山山頂看到了山形特殊、很難認錯的新竹五指山之後,這回又再接再厲於小霸尖山之上看到了這座山,我想,我會找個風和日麗的好天氣再度拜訪新竹五指山,希望也能有機會從中指峰上面,瞻仰到聖稜線的尊容,如果能夠如願以償,那就真的是太棒了。

 

告別了小霸尖山開始攀援而下,稜線上的展望絕佳,聖稜線盡在眼前,下方樹林間出現的紅色屋頂就是霸南山屋,去年霸南山屋開始公告使用的前兩天,我也剛好有榮幸前去住宿了兩天,留下了非常美好難忘的回憶。

 

 

 

告白平台上面的排字曾經被大自然及搜救直升機所摧毀,現在重新排了大大的"心"型圖案,但是原本其中有的"I LOVE U"的字形好像就無影無蹤了。

 

回程通過霸基,又有一番不同的風景呈現在眼前。玉山小蘗在今年秋天這個大缺水的季節當中,努力的換上火紅的秋裝,為高山秋景增添顏色。從大霸尖山的山體之上,一直到霸基的沿線,都可以看到玉山小蘗熱情火紅的耀眼身影。

 

 

 

 

 

   

 

我在霸基之上瞭望中霸山屋旁邊的小小草坡地,那邊曾經讓我得以目睹雪季大小霸的美麗風景,不知道今天是否能有機會一睹日落時分,黃金大小霸的絕世美景?

 

中霸坪果然是大小霸的最佳展望平台,不管來過多少遍,總還是會駐足欣賞,不忍猝然離去,只是這回又多了大霸北稜的深深眷念呀!

 

回到了中霸山屋已經11點半了,所以就決定"埋鍋造飯",等到祭完了五臟廟之後,再看看天候的狀況以定行止。1230吃飽喝足離開山屋往伊澤山方向前進,離開山屋沒多遠右手邊的兩個清水池,上回曾經"光臨"使用過,現在看起來水質仍然還不錯。

 

這回在這邊心中最想看到的風景就是聖稜線和大霸北稜了,不過由於鋒面過境的關係,山谷中的水氣增加,不斷地向上方湧來,所以在我到達伊澤山登山口之時,四周圍的山景也已經是呈現"忽隱忽現"的狀態了。

 

 

 

 

 

伊澤山,海拔3297公尺,3-6251基石,百岳048。展望很好,是觀賞大小霸、中霸與聖稜線的好地方。

 

 

 

 

 

伊澤山附近的看天池有水,但是水質很不OK,附近草叢之中有不少施工人員所留下來的大型垃圾,伊澤山基石旁邊則有一塊長方形的工地,上面的指示牌告訴大家,這裡新竹林管處將要設立救災用數位式無線電設備及中繼台。希望這些工程結束之後,相關單位會記得將這些垃圾清運下山,還給大家一個乾淨清爽的登山環境。

 

 

 

雲霧忽來忽滅,聖稜線也忽隱忽現。我在伊澤山北面的草坡散步溜達,想起了有一回雪季時從伊澤山的西面路徑下山的往事,那條路徑岩石遍布,雪季時路徑不明,穿著冰爪循稜下降,過程相當的精采難忘。

 

仰躺在伊澤山之上曬太陽,全身都被曬得暖烘烘的。之後如願地在伊澤山看到了心中想要看到的影像,就開始轉身下山。歸途中,雲霧忽起,出現了短暫而不完整的"觀音圈"奇景,雖然已經在高山之上親眼目睹過幾次觀音圈的神奇景象,但是如果再度有機會看到,仍然是會讓人感覺到幸運與難忘。

 

三點鐘之前回到了中霸山屋,燒水喝了熱咖啡之後,就開始煮白米飯,準備吃晚餐。

  

煮飯時的空檔,我到山屋四周圍走走看看,結果發現到山屋屋頂的長螺絲一一貫穿到山屋內部,雖然屋頂有些高度,但是仍然有可能造成宿營者裝備的刺穿風險,而且屋頂螺帽附近的防水措施做得有些馬虎,矽膠塗抹覆蓋不確實,這些為數相當多的螺絲釘,說不定會成為之後屋頂漏水的大元兇。

 

 

 

 

 

 

 

山屋的雨水儲存桶給了宿營者極大的方便,不過屋簷下方的溝渠水道沒有加鐵網,前後角度又不夠傾斜,像現在就積存了很多的雜物,包括昆蟲的屍體、箭竹葉及泥巴等等在死水中,這些水最後在雨中又流進儲水桶當中,久而久之就會造成水質的敗壞,這實在是有點美中不足,讓人覺得很可惜。

 

 

  

 

冬季日落得早,趁著悶飯的空檔來到山屋旁邊熟悉的高地之上,準備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出個大景來看看。結果山谷中的雲霧不斷地隨著強勁的風勢吹拂而至,大小霸與聖稜線的尊容都難以清楚得見。

 

還好最後大霸尖山有留下了一禎美麗的金黃色山景,而最終的落日美景,亦在刺骨的寒風之中,呈現在眼前,為今日畫下了圓滿的休止符。

 

 

 

 

  

 

晚餐白米飯大成功,夜幕低垂之後,冒著冰凍的氣溫出去拍拍星空與大小霸的山影。往北方望去,遠方城市的光害相當的嚴重,今日雖然有雲霧繚繞,但是山腳下繁華城市的燦爛光影卻是相當的清晰可見,在高海拔的中霸山屋附近,看到這麼清楚明亮的城市光影,讓人覺得好像在作夢一般,有種很不真實的感覺。

 

 

 

 

 

 

 

拍完照片,再度縮著脖子、搓著雙手取暖,靠坐在長木椅之上休息發呆想事情。明天就要開始動身下山了,相信仍然會有很不同的驚喜在旅途中等著與我相見歡。

 

 

 

20141127 大霸北稜五日愜意行 Day 4

 

中霸山屋 - 中霸坪 - 庫基草原 - 馬洋池 - 馬洋山 - 大霸北稜第二營地
 
(原文出處:http://goo.gl/JWYYv3)   

 

 

 

 
行走里程數:8.1公里

爬升總落差:上升514公尺下降973公尺

 

 

 

原本昨天晚上臨睡前還在地圖上反覆計畫打量,這回要不要順便拜訪完馬望海山再下山,畢竟行程還有兩天的時間,精算起來綽綽有餘,不過卻要考量到必須背水到營地的狀況。

 

結果早晨一起床,天空中雖然雲量增加,但是天氣看起來仍然不差。就在我吃完簡單的早餐,收拾完放置在山屋當中的一切細軟行李之後,坐在山屋前的長木椅之上,準備穿上鞋襪之時,卻赫然發現大腿肚之上已經被一隻看起來有點噁心邪惡的硬蜱給狠狠咬住,難以脫身。

 

關於這段意料之外的登山情節,請大家參閱以下這篇遊記的敘述,在此不再多予以贅述:http://goo.gl/td0i4S

 

 

早上被這隻硬蜱糾纏了這麼一陣子之後,行程計畫終於確定為只行走原路程下山。這樣的安排之後也讓我躲掉了今天午後的一陣急行雨,也讓我得以在隔日下山後看到新光鎮西堡 附近這一季最後的一抹楓紅。

 

我大約是在0640左右離開中霸山屋,減輕了不少重量的大背包,讓人行走起來輕鬆了不少。山屋旁邊林務局新立了兩面教育告示牌,一面介紹台灣冷杉,一面則介紹台灣鐵杉。

 

 

  

 

從中霸尖山的腰部穿越由密集的台灣冷杉所構成的黑森林,有時從樹冠層的空隙抬頭仰望天空,就可以看到一塊接著一塊很像是軟豆腐一般的白色雲朵,這樣的雲朵出現在天空,通常都是預報著天候狀況即將改變成有雨不穩定的訊息。

 

 

 

步道之上"凍拔"處處,也有不少的霧淞存在於樹梢之上,呈現出一幅寒冬凜冽的肅殺畫面。0700到達中霸坪,再度仰望今日受限於天候狀況而顯得有些陰霾的大小霸尖山及聖稜線,鞠躬告別之後左轉北行,開始下山。

 

 

 

 

 

行走在森林之前的草原之上,仔細看了看待會兒要經過的路線,就開始在台灣鐵杉的包圍之中,急速陡下而去。陡下的路徑不算是很難走,但是仍然不免會"滑鐵盧"個一兩次。

 

 

 

 

慢慢進入到草原之中,路徑上的那隻上山經過時已經死亡的紫斑蝶仍然停放在原處,翅膀上則多了一些清晨的冰珠點綴其上,低溫加上乾燥的環境,讓她看起來仍然是栩栩如生、非常美麗。我小心地用手指拾起了她,慢慢地將她放置在較深處的草叢之中,雙手合十祝福她一路好走,0845到達庫基草原指標處。

 

 

 

庫基草原早晨的光線比午後時分要容易拍攝與取景,這也是登山選擇原路來回的優點之一,總是可以多一次機會欣賞路途中相同地點景緻的不同風情。

 

 

 

  

 

 

 

 

 

在庫基草原處休息曬太陽了10分鐘左右續行。箭竹林中穿行時小心找路,在轉折處發現到一棵松樹,兩枝較為細小的樹根由右至左橫跨過粗壯樹幹的底部,看起來就像是一個人的手整個橫過腰部一般,看起來煞是有趣。

 

 

 

箭竹林出草原坡的交界處,高山薔葳的刺針攻擊仍然閃躲不掉,怪不得有些隊伍走到這邊會停下腳步,出動開山刀來"整路"後續行。不過在經過了高山薔葳的針刺洗禮之後,正前方卻出現了一棵全樹火紅的灌木,看他伸展枝枒,迎著朝陽的光輝,閃爍著熱情的光芒,真的讓人非常的驚豔與印象深刻。

 

 

 

芒草坡當中的路徑仍然是曲折離奇,有隊伍將一些鍋碗瓢盆棄置在這邊,讓人看了只能不斷搖頭。

 

從草原坡要再進入樹林時的路段,因為要避開一些高山薔葳生長的區域,所以會稍微繞一下道,有時候難免走錯獸徑,不過總會有路條指引方向,就再走回來也就是了。

 

 

 

0945到達馬洋池,我穿越草叢,來到馬洋池畔的小營地,卸下重裝大休息。

 

 

  

 

沿著馬洋池的南邊及西邊來回巡視了一遍,其他方向則因為地形的關係,並沒有路徑可以整個繞湖一圈。

 

馬洋池的池水畢竟是死水,其水質不能跟一些清水池或是平時無水的看天池相比擬,但是就我觀察到的現況而言,也已經具有中上的品質,足可以提供給宿營的旅人煮沸過後飲用與料理食物。

 

今日行程輕鬆寫意,我在池畔琢磨了許久,才在1010左右背起重裝,繼續行程。接下來可就要開始一連串的上坡路了。

 

上坡路段頗長,大概要爬升約150米的高度,接近南馬洋山附近的坡度則比較陡峭。一路之上有數個展望點吸引著旅人卸下重裝,欣賞壯麗的山川景致,不過由於即將變天,烏雲厚重,光線昏暗,遠近山景都增加了一些蕭條肅殺的氣氛。

 

 

 

 

  

通過了南馬洋山登山口之後,以為就要開始一路下坡到營地了,沒想到在常常得下坡路段之後,在馬洋山叉路口之前,還是得乖乖地再越過兩座小山頭才能成功達陣。

  

接近馬洋山附近,我看到了由藍天隊所設立的往"基那吉山 "的指示牌,這條從鎮西堡由水路經由基那吉山 、馬洋山接到大霸北稜的曲折路徑,荒涼漫長,曾經行走期間的旅人就更加的少見了。

 

 

 

1210再度彎進叉路口,拜訪馬洋山,因為去程時拍登頂照,忘記帶國旗了。

 

 

  

 

拍完了在馬洋山之上與國旗合照的相片,在附近草叢中走走看看,才發現到馬洋山的北側其實地勢險惡,有類似斷崖的地形存在。我在山頂打混了20分鐘之後,才背起行囊,踩著輕鬆的步伐,下降高度前往大霸北稜第二營地,準備安營紮寨,幾分鐘之後就到達了第二營地。

 

 

 

到達營地之後,天色昏暗的速度很快,烏雲開始有聚攏合和之勢。我選好營地位置,開始架設今晚的窩居。營地上有些地面沒有看到岩石、樹幹的身影,卻是堅硬異常,營釘難以深入,所以之後難免還要再度挪移一下營帳的位置,以方便"施工"固定。等到一切就緒了之後,樹林間已經有小小的雨滴聲出現。我稍微等待了一會兒,看看雨勢的變化,才決定穿上雨褲,帶上雨衣,背起取水的小背包,開始下切取水。

 

幾天前才剛剛走過的路徑,腦海還中還存在有極深的印象。順利地到達水源地之後,雨勢開始大了一些些,不過因為身處在密林當中,多了樹冠層的阻擋,實在是很難判斷真正的雨勢到底是如何?快快將水袋裝滿水,順便喝上幾口這甘醇美味的塔克金溪之源,就趕忙回程躲雨。

 

回程的路跟上回一樣,很容易在最末段會稍微左偏回到取水三叉路口指標處,所幸此回有了上回行走的經驗,在緩坡處,就稍微往右切出稀疏的箭竹林區域,順利地回到了紮營的地區然後趕緊進入帳篷之中,躲避這陣其實"勢頭"並不大,但是看起來也沒有短期內有停止跡象的午後鋒面陣雨。

 

昨晚貪戀夜間的美景,幾乎到了快半夜時分才入睡,今日吃過午飯之後,就蓋上睡袋找周公開會去。等到傍晚起身時,雖然天色仍然陰霾,雨勢卻早已經停歇。

 

料理晚餐時,轉到一個收音機的頻道,正在播放一些好聽又經典的跨界流行、古典音樂,其中還包括有多齣大家耳熟能詳的音樂劇名曲。隨著悲慘世界,歌劇魅影等等賺人熱淚的劇中歌曲流瀉而出,彷彿瞬間也柔化了這個只有我一個人類存在的廣漠山區。

 

晚餐後,我將營燈放置在一旁的斷木之上,將收音機懸掛在營帳之外,隨著莫札爾特多首鋼琴協奏曲的樂聲陪伴,漫步在周圍漆黑一片,營帳附近卻有著讓人安心、有方向感的燈火的樹林間,著實度過了一個美妙又神奇的晚間時光。

 

 

 

或許是森林中的神祇或是小精靈有看透我的心事,在我逐漸沉醉在眼前這片如夢似幻的山林間之時,收音機流瀉而出的音樂居然變成是孟德爾頌的成名曲:"仲夏夜之夢"組曲。我滿心歡喜地感謝這樣巧妙的安排,讓人感恩又讓人讚嘆。真的,一個人若不是真心喜歡山,山也很難真的喜歡你。

 

夜深了,鑽進帳篷之後,白面鼯鼠的叫聲此起彼落,山羌的鳴叫聲也開始在遠方出現。感謝你們對我今晚放肆又任性行為的容忍,很抱歉打擾了大家的清淨。我要熄燈了,把屬於夜的一切寧靜還給夜,還給山林。大家晚安,明天見。

 

 

 
20141128 大霸北稜五日愜意行 Day 5

 

大霸北稜第二營地 - 第一營地 - 鎮西堡神木群登山口(順道秋末賞楓葉)

 

(原文出處:http://goo.gl/0JC3u0) 

 

 

 

 

行走里程數:9.9公里

爬升總落差:上升253公尺/下降1433公尺

 

 

 

今天的行程就是給他一路循原路走下山,不過就如我先前常常掛在嘴邊的說法:就算是同一條山徑,在不同的時空,不同的的心境之下走來,仍然會有不同的風景與不同的體悟。

 

清晨的雲層相當的厚重,是那種好像隨時會承受不了雨滴的重量而開始下雨的模樣,不過好消息是,鋒面移動快速,遠方已可見朝陽的光輝閃動,好天氣值得期待。

 

 

  

 

 

  

 

我想要在下山時看看鎮西堡 附近的楓紅末班車,所以早晨很快就把家當整理完畢,等待天色微亮的6點鐘,就啟程鞠躬告別這個有優質水源地 的第二營地,開始回程。

 

下山的速度比較快,不久就來到一處砂岩稜脊地形,小心由左側繞過去之後,發現到一根枯木長得很像男性的生殖器,這使我想到了鎮西堡 B區神木群當中的亞當神木,大自然的造型千變萬化,有些真的是相當的傳神而且有意思。

 

 

 

去程時由下往上由右側繞過的倒木區,回程時由上往下,沒有注意到左側穿越亂木堆的路徑,就順著有些危險的踩點"凌空下降",稍微捏了一 把冷汗。陽光逐漸露臉,展望點開始有些美麗的展望與雲彩出現。

 

 

 

 

 

0645通過寬稜大樹營地,0810就回到了大霸北稜第一營地。

 

營地附近樹冠層的光影變化蠻美麗的,剛好趁著休息的時間多走走看看。

 

 

 

0830從第一營地啟程出發,途中猛撞到了一棵體積不小的樹幹,劇痛難耐,下山後才發現到撞擊處有凝結的血塊和疤痕,看來這猛然一撞的力道,果然是相當的厲害。

 

 

 

下降到傾斜獵寮營地的路徑還是很陡很滑,岩壁水源地已經乾涸,幾天前還"倖存"的小水池也已經完全不見蹤影。

 

之後的路徑很好走,腰繞過後,從鞍部翻上稜線,稜線四周圍有幾棵正在換上火紅秋裝的樹木,配合上不時出現的耀眼陽光,閃爍著動人的光芒。那段上山時認為很難走的腰繞路徑,如今因為心境的不同,好像也變得較為和藹可親了起來。

 

 

 

在接近馬望山登山口營地附近的小山頭之上,右側的稜線看起來很明顯,可能也可以直接通往馬望女苦山叉路口,但是回鎮西堡要記得從左方很難走的樹根泥土崩壁拉繩陡下,才不會走錯路。

 

 

 

路徑上的台灣紅榨槭紅葉落了一地,形成超級豪華的迎賓紅地毯大道。一座由倒塌橫臥的巨木所構成的小拱門與獨木橋,饒富趣味。

 

 

 

 

 

1050回到了馬望海山登山口營地,決定在這裡休息開伙,燒水煮麵,"消滅"掉身上背的行動水,因為再過不了多久,就會有源源不絕的溪流活水源可以無限暢飲了。

 

1130吃飽喝足之後動身下山,路徑上的台灣紅榨槭落葉大量的出現,沒想到才相隔不到短短的幾天時間,落葉會累積得如此迅速,而就在我抬頭仰望樹冠層之時,也赫然發現到為數不少的槭樹、楓樹或是台灣紅榨槭,都已經迅速換上多姿多采的秋裝,準備迎接隆冬的到來。真沒想到,在這短短幾天的時間中,鎮西堡附近的山容景色竟也可以產生如此巨大的不同。

 

 

 

 

一面賞秋景,一面愜意地下山,可惜此時陽光不是很幫忙,要不然眼前的美景一定會更加的讓人陶醉。

 

 

  

 

上山時繞路通過的亂七八糟倒木區,下山時路徑很不明顯,只好硬切過去,山友們來拜訪時,記得往右上方找路就可以順利通過。

 

回程時由上往下的視野,終於在左側看到了去程時沒有注意到的"大樹頭",這些看來來很"新鮮"的樹頭,代表著是近年來才發生的盜伐事件。鎮西堡 與司馬庫斯山區的盜伐狀況,在當地住民有意識地保護之下,除了一兩起重大的官商勾結盜伐案之外,盜伐的情況可以說是微乎其微,希望可以長長久久地維持下去。

 

 

 

 

 

 

 

 

 

1250回到了神木區的範圍,遠遠聽到有人聲,但是只看到遠處有一位少女的身影,不過後來一直到回返登山口停車處,也只在登山口附近碰到兩位剛要啟程的青年男女遊客而已。

 

暢飲完甘美順口的溪流飛泉,緩步慢慢走下山,感覺到這幾天山下應該有雨勢,否則路徑不會變得如此的濕滑。

 

 

 

1415回到了登山口停車處。登山口有水源可以稍事沖洗,洗去亦深的疲憊,並且換穿上乾淨清爽的衣物,準備從山林野人變裝回都市文明人。

 

從停車處小心翼翼地將車輛開進鎮西堡部落,遠遠就聽到數位候選人宣傳車隊此起彼落的廣告擴音器聲響。我在路途之中多次停下前進的腳步,駐足欣賞秋景,也看看河谷對面美麗的的東泰野寒山與位於山腰之上的司馬庫斯部落 ,其間看著大陣仗的宣傳車隊來來去去,實在說起來,真的是有點擾人清夢。

 

 

  

 

 

 

車子走走停停,在新光部落附近碰到了罕見的"大塞車",好不容易才通過由競選遊街車隊所造成的交通阻塞,往前方駛去。接近"泰崗司那基"牌樓附近有個小展望台,民居前方有空地可以停車,我將車輛停放妥當之後,先舒服地補個眠,然後在展望台等待看看有沒有晚霞可以欣賞。

 

 

  

結果當天的晚霞或是火燒雲的願望當然是槓龜了,但是也有幸可以有機會仔細看看宇老、田埔和秀巒部落的民居分布與地理環境,也算是"失之桑榆,收之東隅"了。

 

 

  

 

 

 

我在下山的途中看到了平時假日也難得一見的"熱鬧"景象,這種特殊的熱鬧場景不是由外地遊客所造成的,而是由全省各地尖石鄉的外出游子們紛紛趕回家鄉所形成的一種熱絡氛圍。雖然天色早已經漆黑一片,一路之上還都一直有車輛上山,各個部落之中,馬路兩旁都停滿了返鄉的車輛,看起來人氣倍增不少。台灣人對於選舉這件事,其實還是很重視的。

 

 

 

尖石大橋橋頭的便利商店,常常都是我走完行程之後"慶功宴"的好所在,一份熱食,一杯好喝的飲料,就能讓我心滿意足、無限感激。開車找了個溪邊堤防空地停車吃東西,一隻可愛的黑色幼犬,有著一雙黑色明亮的大眼睛,怯生生地慢慢走過來,我也沒有多少糧食可以分給他,就把沒吃完的幾塊鳳梨酥通通給了他,看他吃得那樣的高興,我也跟著有了愉悅的好心情。

 

內灣吊橋今晚又有點燈,河面光影晃動,綺麗無限。在便利超商買了杯大杯的熱美式咖啡,趁熱喝了幾口之後,發動引擎,驅車離去,明日我也要回返故鄉,參與此次九合一的地方公職民意代表的選舉,投下神聖的一票,希望明天會更好。

 

【記錄結束】

 

※本文所有圖文皆取得作者翠湖居士同意授權,著作權歸屬於原作者所有,淡淡的山岳天協助編輯以增加閱讀性,轉載時請註明原圖文出處,謝謝!※



大霸北稜, 鎮西堡, 馬洋山, 南馬洋山, 馬洋池, 庫基草原, 中霸坪, 中霸山屋, 大霸尖山, 小霸尖山, 伊澤山, 加利山, 翠湖居士, 行程記錄

留言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