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山脈】 再度踏上南台屏障 - 北大武山

再度踏上南台屏障 - 北大武山
 
在2012一年內先後選修了兩次北大武山,一次在第一登山口200公尺撤退,一次6.3K最後水源處撤退,留下遺憾。心中懸著這座大山,想再來,卻因我們都身在北部,長途跋涉的交通方式就足以傷透腦筋。2015年的元旦連假,決定這年首座山岳再次回到這座中央山脈南南段的北大武山。然而這趟捲土重來卻是繞了一大圈,就在嘉明湖與能高越嶺西段於12月中相繼封閉後,能去的高山所剩不多,山友都會湧進只需申請入山證而不用入園證的北大武山。即便抽到連續兩晚的山屋床位,一想到人多,爬山很不清閒,塞車塞人的抗拒油然而生。無奈單車繞行恆春半島的替代方案,在單車被借完的窘境下陣亡,沒得選擇的情況下,方案又繞回北大武山。果不其然,元旦連假的檜谷山莊是鬧哄哄,山莊外連想不到的地方都搭滿帳篷。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實際行程:
Day 0:
台北→高雄市東照山關帝廟香客大樓(C0)

DAY 1:
07:30 高雄市東照山關帝廟香客大樓 → 09:08 第三新登山口 → 10:01 接上林道 → 10:31 舊登山口,大休 → 11:00 舊登山口,出發 → 14:50 3.8K 光明頂,小休 → 15:22 4.0K 叉路口 → 15:28 檜谷山莊 (C1)

DAY 2:
04:30 起床 → 06:00 檜谷山莊,出發 → 07:27 5.3K 大武巨木 → 08:19 6.3K 最後水源 → 09:12 稜線叉路口 → 10:01 大武祠,大休 → 10:45 大武祠,出發 → 10:46 大武遺址 → 11:36 9K 北大武山登頂 → 12:45 原路折返 → 13:30 大武遺址 → 14:34 稜線叉路口 → 15:45 大武巨木 → 16:49 4.0K 叉路口 → 16:57 檜谷山莊 (C1)

DAY 3:
05:00 起床 → 06:30 檜谷山莊,出發 → 06:49 3.8K 光明頂 → 08:11 西大武山叉路口 → 09:21 舊登山口,大休 → 10:10 林道與第三登山口橫度路線叉路口 → 10:53 第三登山口

要登北大武山的山友太多,所知的泰武部落民宿一宿難求,又再次投宿東照山關帝廟的香客大樓。有過一次住宿香客大樓的經驗,乾淨舒適的房間,費用親民又或是隨喜,還有神明的庇護,深深覺得是個C/P值超高的好選擇。

享用完廟方準備的早齋,來到縣道106最後能行車處,路旁早已停滿車,多是前一日就上山跨年的山友。如此盛況,想必上頭山屋熱鬧無比,而有床位的我們,沒有搶營地的壓力,倒是可以慢慢悠閒的走。

前兩次來都是直接選擇新的第一登山口,爬上木梯,高繞到舊登山口。第一登山口一開始就是又濕又滑又陡的土路,肯定要耗掉不少體力,而且還撤退過一次,對這條路沒有什麼好印象。第二登山口則是鋪設好階梯,直切高繞路線,與第一登山口接上相同的路線,沒什麼不同。所以我們選擇的第三登山口,基本上就是原本車行的路線,直接橫度崩塌地,後段直接切上林道。相較之下,較輕鬆,少半小時路程,但風險較高。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斷裂的石板道旁,崩碎的坡面明顯可見一條路徑,踏上去還算穩固紮實。莫拉克風災造成的崩塌地早已滋生出綠草,下方瓦魯斯溪溪谷矇上了霧霾,倒是沒有緊繃的暴露感。西大武山就在眼前,我們留心腳步,快速通過。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途中仍有處殘存的林道石板路,未隨著土石被帶下溪谷。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橫渡路線的尾段,上切接回林道舊路。再次經過第二停車場及第一停車場標示牌,依舊鮮明的色彩令我感到驚訝,如今這兩支的存在,只剩下證明2009年之前能驅車直達舊登山口的便利。

聽聞舊登山口新蓋了一座管制站,今天總算見識到了,原以為林務局會派專人在此核對入山證,結果沒有。倒是多了幾張長凳可坐,只是山友哪會在乎那麼多,累了也是不拘束地隨地就坐。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比起前一次來,高繞2.8km,來到舊登山口早已累了,這次從大夥臉上表情很明顯得知,大家仍游刃有餘。雲海的故鄉並非浪得虛名,不一會我們便走入茫茫的白霧中。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步道1.75k,西大武山下南面較為開闊的平台,在這裡遇到第一頂帳棚,帳棚的主人應該是去攻頂了。廟方提供的早粥很快就消化完畢,剛好在這吃午餐裹腹。後面每隊經過都以為我們紮營於此,其實我也很希望是我們的帳棚,那就可以躲進去取暖了。

啃水果餐時,注意到路旁介紹鳥類資源的解說牌,看似老舊,上面色彩繽紛的鳥兒卻更顯生動。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步道上不時會看見解說號碼樁,很多山友都一頭霧水,不知道有什麼含意。其實每支號碼樁都有個主題,要搭配林務局屏東林區管理處發行的北大武國家步道導覽手冊,就會有生態的介紹。2.5k附近就有一根編號11的解說號碼樁,介紹眼前這棵生長在岩塊的紅豆杉,與另一顆台灣原生的杜英,兩棵合抱在一起。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穿越稜線上的平緩路,台灣杜鵑純林形成一條綠色廊道,一段陡上,望見3.8k木樁,抵達光明頂。看來今日雲爬的比較高,淹沒光明頂,我們身在雲霧之中,著名的夕陽雲海看來是落空了,好在我們明天還有一次觀看的機會。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從光明頂到山莊途中,路旁山坡上的草叢中、步道旁、山莊下方的開闊地,只要稍微平坦之處,就滿是五顏六色的帳棚。放飯時更是熱鬧,就算分批用餐,山莊外的料理用餐區還是擠的滿滿滿。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拉下夜幕,熱鬧的檜谷山莊很快就沉靜下來,兩日行程的山友紛紛入睡,準備半夜兩點起程到山頂看日出。

北大武山是排灣族與魯凱族的共同聖山。排灣族認為大武山是發源地,祖靈永居於山頂,祖先在百步蛇王的傳說中創生。祖先為了習得農作方式與祈求豐收,曾到神界向女神學習祭儀,並與女神約定,固定一段時間就回到此地向女神獻祭,這樣的儀式成了族人重要的祭典,稱為人神盟約祭(Maljeveq),又稱五年祭及竹竿祭。魯凱族相傳祖先也發源於北大武山,在雲豹領路與老鷹引導之下,向東遷徙到舊大南,向西道霧台舊好茶。族人為了感激,禁獵雲豹與老鷹,居住地更有雲豹的故鄉之稱。可惜雲豹已經在台灣絕滅,唯有在台北的國立臺灣博物館內,能看見日治時期留下的雲豹標本。

這座南疆聖山在清代所繪製的地圖上被稱為傀儡山,一說是魯凱族部落長老撐大武山這大地之母為Galis。有記錄的首登是在1909年(明治42年),日本測量技師野呂寧於12月完成新高山的測量後,前往阿緱廳,沿者隘寮溪上溯北大武山進行測量。

現今這條登頂路沿著當年原住民的獵徑而行。臺灣山岳會創立後,展開登山時代,1940年(昭和15年)開始勘查北大武山的登山路線,沿著獵徑抵達檜山,也就是現今檜谷山莊的位置。1944年(昭和19年)設立了行館及駐在所,1967年(民國56年)由林務局另建避難山莊,取名檜谷山莊。

沒有必要的話,我不想錯過沿途風光,所以不偏好摸黑。熬過半夜1點到3點山莊內亢奮的情緒,6點出發。上稜線的路都在山脊的背陽面,樹梢望出去的天色微亮,樹冠下我們點著頭燈走著。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西稜有處遠晀南大武山的缺口,晨曦正好灑落山尖,光線射過山脊,一條閃亮的金色稜線延伸到山頂,腳下的喜多麗斷崖依舊沈睡著。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山徑盤繞大武媽媽身懷,漸漸爬升,參天的紅檜以磅礡的氣勢拔地而起。樹齡約有1000年的大武神木,粗壯的樹幹,退了好幾步才勉強把祂的身影放入畫面中。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解說牌的右下角,高峻的大武地壘、縹緲的雲海、先祖起源的百步蛇王、魯凱族花代表的百合花,彰顯了大武山的特色。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這幾天正逢來自西北大陸的冷氣團,夾帶大量懸浮微粒來襲,林間開口處外望,山下壟罩在一片灰霾之中。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再次來到6.3K的最後水源,附近草叢中有個只容一頂四人帳的空地。前一回,半夜三點出發的搶祠小隊,揹著沉重的帳篷,以時速500公尺的速度,天亮推進到此處,漸大的雨勢讓我們四個人在這塊空地避雨,瑟縮在天篷下躲雨取暖,等待後方晚兩小時出發的食材運補小隊前來會合,討論放棄紮營大武祠。雖然我們包覆在黑色天幕之中,路過的登頂隊伍,見著草叢中這團黑壓壓又動來動去的物體,不禁笑了出來,無不歡樂的跟我們大喊早安。今日走過此,又再回想起當時的情景,真是歡樂!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背陽面有亮度沒熱度,怎麼走身體都熱不太起來,停下來一會就冷颼颼。眼前視野愈來愈開闊,高大的鐵杉不遠了,再幾段之字爬升就能夠上稜線了。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前方的綠草在閃閃發光,終於可以曬到太陽,趕緊奔去,擁抱陽光的溫暖。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稜線三叉路口,慵懶地曬了會太陽。遇見兩位體力很好的山友快步衝下山,後面那位女山友不知怎麼回事,像似沒在看路,直直奔衝入往南大武山的箭竹叢中。趕緊叫住,以免讓她多花好幾天多登一座山頭。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山腳下,放眼望去,屏東市景就像沉在湖水的城鎮,隱隱約約。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稜線上有開闊的視野、溫暖的陽光,襯上蔚藍的天,與山下模糊朦朧的景物形成強烈對比。我們一路欣賞著壯碩的鐵杉,穩穩抓住大斜度的稜線坡面,怒張地枝椏展現出各式姿態。墨綠針葉的鐵杉純林,更顯鬱鬱蒼蒼,不免有股寂寥之感。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來到稜線上第一個平緩山頭,我們在高砂義勇軍紀念碑旁休息,碑文上是一段混沌又複雜的過去。我們吃著水果細讀紀念碑上的文字,略過看不懂的片假名,讀著熟悉的漢字,揣測著段歷史內容。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高砂義勇軍紀念碑後面還有一塊空地,是大武神社遺址-大武祠,已有大隊伍在休息,多人坐在神龕上。我們繼續前行,回程再回大武祠休息。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鐵杉純林中,偶有幾株光了枝椏的玉山圓柏,也以不輸鐵杉的姿態,盡情地扭轉、伸展。生長於於冷杉林帶的圓柏定居在海拔較低、緯度較南的北大武山頂,倒是成了這兒的嬌客。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大武祠後馬上下切,翻上眼前的山頭。本以為眼前的山頭就是大武山山頂,翻上去後空無一物,原來只是3020峰。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3020峰後又是馬上下切,再翻上眼前的山頭。剛才經歷又再來一次,不過這次真的是北大武山山頂了。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正午時段登頂,北大武山,H3092M,一等三角點,五嶽之一。我的五嶽拼圖的最後一塊,終於拼湊完成。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此刻哇哈山友屋及一隊五人自組單攻隊伍,以及我們,在山頂玩得不亦樂乎。只有在山頂才會相遇的枇杷膏及仙草蜜,一現身就成了全場的焦點,有如大明星般,大家搶著合照。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從檜谷走上山頂,也花了不少時間,尤其是我們沒有當日下山的時間壓力,愜意輕鬆。正午時分,雲海在山腳下蠢蠢欲動,還沒聚集連成一片。我們慵懶地做日光浴,望著玉山、關山、新康山明顯突起的山嶺,以及南二段、南一段一字排開的山頭。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吸飽陽光的能量,下山趕另一場重頭戲,就是昨日沒有機會看到的夕陽雲海。只是一下一上翻上3020峰,再翻回大武祠,又不爭氣地坐下來休息。忘記是多少年前的紀錄,印象中神社的鳥居還是直挺挺地站立著,不知何時已經倒下。從1931年(昭和6年)鎮座於此大武神社,如今只剩下神龕算是完整,牌坊、旗台、石燈基座已殘破。曾經穿越鳥居就進入了神的領域,今日已是腐朽不堪,倒在路旁成為山友休息用的座椅。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漫步在如千仞般的瘦稜上,滾滾雲海湧上,在山與雲間激起浪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回程的路總覺得特別輕鬆,眼看離雲海愈來愈近,馬上就要鑽入這層柔軟的棉花糖中。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下山途中又遇一組單攻的學生隊伍,也是用奔馳速度下山。但在過一處岩壁險路,卻在我眼前走錯路,迅速爬上沒有路徑的土坡,身影消失在樹林中。趕緊大喊叫回,還好他們也有聽到,免得在林中愈陷愈深。沒多久後,他們回到正路,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超越我們,真是羨慕他們年輕的肉體,跟源源不絕的體力啊。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再次見到大武巨木,也漸漸地走進雲海海平面的高度。風把雲霧往山坡上推,薄薄的雲霧漸漸披在樹梢,讓林間充滿迷幻的神祕感。當光線與雲霧有了交集時,一道道光線就灑落林隙,讓我們歡樂地在回程的路上追逐時有時無的耶穌光。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不解的是,一直以來都是看到由上而下的耶穌光,有如來自上天的寵幸。這回居然見著橫向的耶穌光,還真是個奇特的景象。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回到檜谷山莊的時間抓得剛剛好,能夠趕得上日落的大戲,但是大伙都提不太起精神,畢竟我們都已經走入雲海之中,光明頂想必已經是被雲海滅頂的狀態。本來想窩進睡袋補個眠,突然聽到其他山友在喊雲霧散了,話不多說,馬上穿好鞋,抓著相機,直奔光明頂。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光明頂上已經站滿了觀賞夕陽的山友,連鳥兒都知道這裡出名的大景,特地築巢在景觀第一排。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落日將喜多麗的垂直斷崖及南大武山染上夕照的澄黃,直到火紅的光球慢慢沈入雲海之中,色溫才又慢慢退去暖意。我們一飽眼福,圓了昨日的遺憾,滿足的走回檜谷,是該輪到一飽五臓廟囉。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檜谷山莊外的餐台煮著早餐用水,在漆黑的樹林看見點點紅光黃燈點綴,原來那是屏東市燈光,突然有股想要拿相機到光明頂拍照的衝動。一個猶豫,光明頂的天空翻起魚肚白,山下的景物又都隱入晨霧與霾害之中。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隨著天色漸漸亮起,被大武稜線擋住的光線射入平原,市景才稍微清晰了點。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愈接近舊登山口,愈有些依依不捨。也許這位大武媽媽知道眾山友們的心聲,在走出舊登山口前的這段路,弄了一段滑溜溜的黏土下坡路,讓大家把腳步再放慢一些,別急著離開。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回程我們依舊選擇了橫渡崩壁的路線,一開始的下切比較鬆,多碎石,膽大心細即能穩穩的通過。霾害讓遠景看不清,近景在今天的大太陽下倒是不受影響,清楚欣賞下方瓦魯斯溪溪谷的蜿蜒,以及身後的西大武山、北大武山、南大武山形成巍峨的大武地壘。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2015.01 三訪北大武山

回到新登山口,有種了一樁心事又如釋重負的輕鬆,就連跟隨我五年的SCARPA也開口笑呵呵。幸好哇哈山友屋的領隊在山頂提供我鐵絲固定鞋底,真是感謝!

夕陽、雲海,唯獨百萬夜景這另一個北大武山的特產還沒有實現,下次再回來,就要前進紮營大武祠啦。

2015.01


北大武山,南台灣屏障,行程記錄

留言回應